经过多次的性爱游戏,大家都累了。 加上我工作忙,已经好一阵子没杂交了。 每天我都安分的回家,当然还是与老婆经常做爱。 中间只有几次与媛媛及小玉玩过,其馀我都是老婆的。 休养一阵子后,我与老婆又开始不安分了。 接连几天要计划年假如何玩,但又不想找原来的人, 所以一直没确定。 在休假的前一天仍不知要干么,正想要在家里当乖小孩时, 我的儿时玩伴俊宏打电话来。 他因工作的关系,要来台北待一阵子,他提早来适应环境, 所以有几天假期。 老友多年不见,当然就邀他晚上吃饭了。 吃饭时我当然带老婆小蕙去,没想到俊宏竟然也带珠珠来。 珠珠是俊宏以前的女友,也是我年轻时候的性泛想对象, 我曾多次偷看她与俊宏做爱。 这件事我也跟老婆提过。 大家先寒喧一番,就坐下来吃饭。 边吃边聊才知道,珠珠后来嫁到美国,前一阵子离婚回国。 没想到俊宏也刚离婚来台北工作,两人又连络上了, 当然又搞在一起了。 地球是圆的,转了一大圈,他们两个又在一起了。 四人当然就喝起酒来,我与俊宏当然聊起儿时往事, 而珠珠却拉着小蕙直说我以前的糗事。 小蕙说珠珠一定很棒,不然阿雄不会老是讲珠珠的是给她听, 当然是在做爱时才讲。 珠珠喝了酒, 就不客气的说: 「阿雄本来就很哈我呀!以为我不知道他在偷看, 我还故意自慰给他看让他哈死。 」 既然讲开了,大家就不客气的讲风流史了。 俊宏说他因为连他前妻的姊妹他都干过,前妻受不了才离婚的。 珠珠说她的性慾超强,她前夫喂不饱她,她只好找外食, 被发像就离婚了。 他们两个的事真是小case,听我与老婆讲完我们的风流史, 俊宏与珠珠羡慕死了。 尤其珠珠缠住我说: 「雄!你真的那么厉害。 晚上试试好吗?」小蕙一听,就将珠珠抱住,先亲她一下, 接着说: 「当然好不只阿雄让你试,我也可以。 晚上就到我家,让我们夫妻好好招待你们。 」 一回到家,俊宏尿急,老婆就带她去厕所。 客厅剩下我与珠珠,看她仍是那么的美丽,我就大胆的把珠珠搂进怀里, 给她深深的一吻。 趁此时,我的双手也不甘于闲着,一手去抚摸着她胸前的两个高峰, 另一手伸进了她的裙内就隔着三角裤去扣弄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 我的手愈来愈用力的揉搓着她的乳房,而我的另一只手则扣弄得她淫水直流。 这时,我也发觉到她那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已湿了一大片, 而我下面的小弟弟也已涨硬了起来就用搓乳房的手脱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而珠珠似乎全然不知似的,她已沉迷在他的爱抚爱。 我眼前出现的是两团富有弹性又白嫩的肉球, 这景像刺激得我的小弟弟高挺了起来。 我拉着她的手,摸向我那粗大的阳物,没想到, 她却一把将那肉棒握住了她颤声地说道︰「你这里好粗、好大啊!」 「大才好呀!插起来才痛快。 要试一试吗」 我知道她已需要了。 于是他轻轻的除去了她的胸围,这时,整个乳房已全然无所遮掩, 我的手在她的乳房揉搓了一阵一会儿用手捏了捏乳头, 一会儿又把整个乳房握实用力的揉、搓、捏、压、转。 过了大约五分钟左右,我的手慢慢的往下移动, 来到她的小腹我又轻轻的把那湿了一大片的三角裤褪了下来。 然后用手去抚摸、扣弄她的阴户。 她那丛毛茸茸的阴毛,覆盖着那桃源洞口,我伸出了手指, 插进珠珠的阴道内轻轻扣弄着。 珠珠被我这一阵扣弄,全身痒丝丝的,淫水直流, 流湿了那椅埝。 她媚眼如丝,小嘴微启,不时发出「哼哼」之声。 我知道时机已到,于是,就以最快的速度,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然后把珠珠压在下面。 我不停的吻,吻遍了她的全身,吻到珠珠的阴户时, 我即张口把珠珠的淫水吃了下去。 那味道很难讲,温温的、滑滑的,还有一股腥味。 「别.你别再吻了,我.我要痒死了!好哥哥, 求你别.别再吻了你吻得我心好乱啊!快停一停吧!」 她受了这刺激, 开始浪哼了起来。 她握着我大鸡巴的手,直住自己的阴户那里拉过去, 她好像是有点儿难耐了。 我看她的阴核已经变硬,阴唇也发涨了, 小肉洞里淫水直流于是满脸得意的笑道︰「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 就用手指去拨开她的两片阴唇用手扶正玉茎, 对准目标把屁股勐一沉,「补滋」一声,全军覆没。 「哎呀!你那里好大!好粗!很痛啊!我不要了!」 「你稍微忍一忍, 等一下就会让你舒服的!」 我说着即用「九浅一深」的做法, 缓缓的、轻轻的开始抽插插了大约五分钟后, 她的屁股也已慢慢的扭动、摆动嘴里还不停的发出淫叫声和喘息声。 「啊!好一点了,啊!快!快一点,用力.用力, 对了!好舒服哦!」 我被她的淫浪声激得慾火高涨 抽插得愈来愈快有时一插,还直抵花心。 插得珠珠不住地叫舒服,叫痛快! 「我们换个花样好吗」 「随你吧!」 我听她这么说, 就紧抱住珠珠勐一翻身这姿势也就是我仰卧在下面, 而珠珠正坐在我的大鸡巴上这意思心软是要珠珠采取主动。 此时珠珠的下体已痒得难受,就不顾一切的在我的身上套动着, 一起一落一上一下,下下着肉,直抵花心,让她舒服得直浪叫道︰「好美啊!你的花样真行哦!」 「啊!亲哥插死我吧!我已受不了啦!快!」 我看她似乎快不行了, 于是又再次的翻了个身姿势又回到本来的样子。 随即来上一阵如狂风暴雨般的狠抽狂插,插得珠珠大声浪叫道︰「啊!插死小妹啦!插破我那浪穴了, 快!快!我要完了我快要完了!」 果真, 她真是完了一股阴精,直冲向我,而且,阴壁还不停的抖颤、收缩, 紧紧吸吮着我的阳具。 我的阳物被珠珠的精水这么一冲,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的美妙, 赶紧来一阵疯狂的抽插。 一时,客厅内尽是喘息及浪叫声。 珠珠浑圆的屁股摆动得更是激烈,她迎凑着我的抽插, 而她的阴道还在不停的收缩、颤抖。 我勐抽狠插了几百下,阳具就在珠珠的阴道内跳动不已, 不久我精关一松,一股阳精直射而出。 珠珠被我的热精这么一射,屁股扭动得更是卖力, 摆动得更是厉害嘴里还不停的啡道︰「好舒服!好痛快!真是太痛快了, 好哥哥你真会玩,你插得我死去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