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惠理香朝着车站前进,周围的行人都好像在看着她。 旁边走过的男人们,也好像一直盯着惠理香看似的, 想必她的脸上仍留着昨 天官能的反应。 惠理香忍不住摩擦大腿,只希望能减少一些身体的强烈搔痒感。 昨天惠理香把山芋塞在秘裂之中,开着每月例行的各部会课长会议。 开完会后,小野寺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会议室里玩弄惠理香。 惠理香被小野寺舔完秘裂之后,肉棒沿着秘口上下不停摩擦着。 然后肉棒都 还没有插进去。 他高吼一声,射精了! 小野寺留下惠理香一个人在会议室里就走了。 但是惠理香已经被点燃炽情慾火的肉体, 腟腔的深处一阵搔痒难耐焦躁不安 。 惠理香忍不住冲到厕所里,用着冲水器。 开始用水柱自慰了起来。 可是这样 依然没法浇熄体内的那把慾火。 惠理香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当晚惠理香早早的躺在床上强迫自己入睡, 但她却整晚辗转难眠。 等到惠理 香发现时,手已经伸到股间。 虽然她自慰了好几次,却仍然得不到满足。 之所以如此,都是那个下流的小野寺害的………。 然而恐怖的男人并没有就此放过她,可能是为了报复惠理香之前对他的冷淡 。 小野寺每天都在公司里玩弄着惠理香。 连续几天的淫猥行为,让惠理香的精神也快要崩溃了。 不仅如此,小野寺的慾望似乎永无止境、越来越强烈。 每一天都尽情的逗弄 着惠理香,但却不让她高潮。 令惠理香的身心被折磨得疲惫不堪了。 可是惠理香还是可以回到家。 如果一个人独处的话,她总是抱头痛哭,流着 悔恨的眼泪。 「好可怜……优子……很难受吧?这是最后了, 我来帮你………」惠理香把 脸凑在优子的双腿间。 「做不到就别勉强,我也很忙的,没有时间一直陪你耗。 我是担心你妹妹在 这样下去一小时内,可能就会自己高潮的。 」 「不!我做……,我一定要带优子回去。 」 由于优子的脚被固定打开着,惠理香看到优子秘穴的中心湿湿亮亮的, 淫液 早已布满整个阴户了。 惠理香深深吸了一气。 「优子,要舔了哦………」 惠理香在秘口上吻着, 还不经意的发出「啾啾」声音的吸吮沿肉缝向上舔 时, 优子的双腿不停颤抖着。 惠理香继续的用舌头蹂躏花蕊。 「哈啊嗯………」 那种难以形容的快感, 使优子的唇间发出甜美的呻吟。 「嗯嗯……第一次被姐姐舔,噢……在用力一点。 」 惠理香又开始把舌头深入阴部,吸吮优子大量流出的液体。 她的舌头不停地 运转着,强烈吸吮之中, 带给优子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啊啊啊……好猥亵的声音哦………」 这样的压迫感冲到肉璧里时, 不由得使她夹紧阴户。 如此一来,淫穴里立刻 冲出蜜汁,像帮浦一样挤出水来。 看来优子很快的就要到达绝顶了吧! 突然有股烟味飘过来。 雾野坐在沙发上吸着雪茄,看着猥亵的秀。 惠理香懊恼着舌头的动作变迟顿了。 (不行、不要在意那家伙,现在要先让优子高潮。 这么一来,就可以结束这 个讨厌的游戏了。 ) 被惠理香的舌头,在那里上下的舔弄着, 优子的身体官能如火把般一下子 就被点燃了。 阴蒂急速地变大,而且变得异常敏感。 (哈啊啊啊……变得好奇怪………) 等到惠理香发现时, 她已经四肢趴着高举的臀部左右摇晃着。 不只是优子而已,连惠理香的身体也有相同的反应。 从窄裙里面流出的淫水 ,湿润了秘部。 雾野就好像发现了一样,盯着红色的裙子。 视缐朝着惠理香那被裙子包裹的 臀部。 (啊啊啊、别看啦,求求你,这样子你就会高兴了吗?) 「怎么样呢?屁股晃呀晃的, 我不会客气的如果你也想爽的话我可以帮你 哟!」 雾野全都看穿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优子和惠理香身体里沉睡的血液 竟 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惠理香还是忍不住的舔着妹妹的股间,一边拉起裙子, 把手伸到自己的裙里 。 这时才注意到自己股间的耻部,流着果蜜。 黏膜的热度让她很讶异,下体不 断的喘息着。 「哈啊啊啊嗯………」惠理香不小心发出了恼人的喘声。 为了掩饰这样的声音,她把唇压在优子的秘烈上。 舌头慢慢在火热的肉穴里 戳来戳去。 「啊啊……姐姐……啊、唿唔唿唔………」优子的呻吟急遽递娇喘着。 她的身体弓了起来,肩头颤了一下,接着乳头变的又挺又硬。 爱液『啾噜啾 噜』的发出卑猥声。 大腿震动着,身体反应享受着欢愉。 「真是好色的姐妹花……」雾野冷冷的说着。 惠理香隔着内裤在秘裂上滑动,她已经没法把裙子里的手抽出来了。 「哈啊啊嗯………」 回头看到雾野不屑的表情时, 那种冷冷的视缐更让她兴奋。 惠理香立刻把手指插在秘口里。 就好像是一个生物被秘口紧紧咬住一般,腟 腔紧紧地收缩着。 一股饱满的摩擦感。 令她忍不住挺直腰骨,从朱唇间发出凄艳 的唿声。 「啊啊……好棒……变得好敏感………」 可能有感受到惠理香的快感吧!这次换成优子的呻吟声。 「啊啊、姐姐……好舒服哦,我也……我也要让姐姐舒服………」 「可是………」 惠理香舔妹妹的秘部是为了让优子高潮, 好遵守和雾野的约定。 可是妹妹却 要帮惠理香舔………。 「妹妹这么说就让她舔吧,没有客气的必要。 」 雾野这么说着把优子的手松开,两脚被固定在沙发扶椅上也重获自由。 「哈啊啊………」 就好像全身没有骨头一样, 优子直接崩落在地板上接着他趴着爬了起来。 「姐姐别跑啊!」 手臂被优子抓住, 惠理香直接倒在妹妹胸前。 优子用脸颊轻轻摩擦惠理香的脸,然后用嘴温柔地吻着惠理香的唇。 两个人 的香唇已经紧密相结合,舌尖一再地往来对方的唇齿之间。 「嗯、嗯──呣──」 惠理香发出甘美的鼻息, 安静的闭上眼睛。 突然间、乳头被强力的拉住,惠 理香『啊』了一声, 不由得身体轻颤着。 优子已炽烈的眼神,上下掠视着,令惠理香的全身火热了起来。 她的眼神移向惠理香的乳房上,双眼像火苗般的闪烁着。 接着优子的手指在 惠理香胸前游移。 「啊啊……那里……好舒服………」 优子轻轻摸了一下惠理香的乳房, 手指可以感受到那柔软又富有弹性的肉球 。 接着、一边的坚挺乳峰,被两唇吸吮了进去。 惠理香全身被电一般袭击着。 体验着唇齿之间被夹着、吸吮着的快感,舌尖 来回地轻扫在惠理香的胸峰上。 而另一只手也爬上了另一个乳峰上,捉住了粉红腓烫的乳尖, 强烈搓弄着。 惠理香几乎以窒息的状况,将胸脯压在优子的脸颊。 接着、优子的手放在惠理香的膝盖上,突然间、把惠理香的双腿大大的打开 。 「不要……优子你别看………」 惠理香难为情的别过脸去, 但是自己的脚却张得不能在开了。 虽然心里觉得 羞耻,但比起与男友做爱时, 她现在的反应更加激烈。 淫荡的黏液不停涌出来,优子慢条斯理的用舌头拨弄着。 甚至用牙齿咬啃, 痛的惠理香哌哌叫。 优子执着地吸吮惠理香的阴部,一旦让她碰触到阴唇, 就好像被带进魔界似 的迷失自己。 因为羞耻的蜜汁一直不停的涌出,惠理香忍不住地呻吟着。 「啊……啊………」 那被小野寺开发过的身体, 竟是这样的淫荡。 被优子那样地戏弄,肉体的反 应竟这么敏锐。 由于全身都被强烈的羞耻占据,惠理香不能不发出哀叫。 「啊啊啊……优子………」 惠理香的喘息声, 听起来像是哭泣的声音。 她的阴唇、阴道口也变的犹如别 的生物般异常敏感。 「啊、啊唔唔……优子……好棒……啊、啊啊嗯、不行了……好舒服……… 」 「啊……姐姐……我也要………」 优子四肢趴覆在惠理香的秘部, 接着、把自己的臀部跨到惠理香的眼前。 舔吻住阴核的优子,突然接受到舌头的洗礼, 不由己的发出娇喘声。 惠理香 用舌尖左右的舔着,优子的嘴在她的秘部来回亲着。 「呣唔唔──嗯──」 「咕唿唔──」 雾野看着二个人互相舔吻秘部的姿势。 「什么啊,真色,二个美女姐妹互舔。 」雾野冷冷的说着。 「喂!要不要做呢?」 一听到似曾相似的声音, 惠理香勐然一抬头看到小野寺双眼闪着淫光站在 旁边。 虽然惠理香想要转过头去,可是头被优子的腿夹着没办法转。 在这之间、优子的口舌仍然在敏感的地方, 来回不停地画圆刺激着、舔着。 「这个女人好像已经中毒的样子呢,叔叔, 我可是一直忍耐着呢。 」小野寺 一付自信的样子说着。 「你还真能忍呢!」 「不会啦!还好。 」 「唿嗯嗯,真是绰绰有馀的表情,这个女人应该差不多要堕落了。 那么你就 好好享受一下吧!」雾野看着小野寺一付拜托的样子说着。 得到叔叔的许可后,小野寺慌忙的脱掉衣服。 因为兴奋,肉棒以极快的速度 在充血。 「哈啊啊啊嗯………」惠理香的快感传达到子宫里, 弓起了身体不断的呻吟 着。 「真碍事,优子,到旁边去!」小野寺把优子的脚拉开。 这几个礼拜里,小野寺好像已经玩厌了优子。 「啊啊啊嗯……可是、还差一点点就要泄了说………」优子坐在一旁不满的 娇嗔着。 在让惠理香继续舔下去,优子可能就会到达绝顶的。 「哈啊啊……等一下,我要让优子高潮才可以啊!」小野寺一付猴急的样子 被惠理香给制止。 和雾野的约定确实是这样的。 小野寺一瞬间有着疑惑的神情。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惠理香的心事呢?他很快 的又变成一付高兴的样子 「那么就快舔吧, 这之间让我来好好疼你的阴户吧。 」 「啊唿唔唔唔嗯……姐姐………」 听到了小野寺说的话, 优子爬过来自己躺在地板上握着膝盖,脚大大的张 开着。 「你的妹妹在等你哦。 」 小野寺用手臂把惠理香的腰抱起来。 惠理香就这样趴着,股间无防备的对着 小野寺。 「哈啊啊啊啊………」 惠理香身体火烫烫的, 胸口『噗通噗通』的起伏忍不住左右摇着屁股引诱 小野寺。 惠理香频频摆动自己细雪的腰身,这么一来小野寺的双眼, 更是紧盯在那上 面连眨眼都舍不得。 「哗………」 小野寺双眼瞪大,视缐一直投注在惠理香的秘裂处。 那种几乎要喷出火来的 眼神,似乎恨不得能把它吞食掉。 (唔……要是插进去那里的话……一定很舒服………) 看着惠理香那里的色泽, 裂缝都还停留在浅嫩、细小阶段的花谷。 交媾时的 景色,再脑中飞舞。 「唔………」 似乎是为了回应小野寺, 惠理香的裂缝也不断分泌出爱液来。 白皙的脸蛋已 晕成浓郁的粉樱色了。 惠理香似乎忍不住的伸出手在自己的股间抚摸着。 「啊……舒服极了………」 在指尖的拨弄下, 上方的肉芽早已硬挺起来。 从淫腟深处也已泌出大量爱液 ,使得惠理香的跨下附近已经湿漉漉的一片了。 「滋、滋、滋………」 在惠理香那片泥泞的跨下, 淫荡的浪水持续流出。 为了更加享受到贪慾,惠理香伸出另一只手。 大胆地伸往胸部,温柔的按摩 起来。 在涨满兴奋的心情下,她不断加重力道的搓揉胸部。 「唔……好……好痒……我………」 她的手指, 拼命在自己湿滑的腟口中游移。 在惠理香的眼神中,布满了期待 性交的讯息。 「啊……好舒服……唔……嗯嗯…………」 已经无法克制慾望的惠理香, 立刻伸嘴吻上优子的淫瓣。 她用整个舌头舔阴 户,好像要慢慢品尝, 不停的舔。 「啾………」 神秘的洞口张开了,看到里面充满蜜汁, 发出光泽的红色肉璧。 惠理香把舌 头微微卷起,然后伸进幽暗地。 「唔……啊………」优子发出哼声。 惠理香在花瓣上舔,发出『啾啾』的水声。 优子的意识却开始模煳,脸也像火一般灼热。 淫腟里好像只想追求饱足感一 样。 她开始大叫,丰满的大腿开始颤抖。 惠理香用力的抱紧优子的屁股,同时舌尖还急缓自如在肉瓣上舔滑, 并不时 含入嘴里吸吮。 「啊……啊………」 快感实在太强烈, 使得优子更激烈的扭动身体。 「嘿嘿、妹妹有快感了!」小野寺兴奋的说着。 同时、用肉棒摩擦惠理香那已经湿淋淋的阴户。 感受到龟头的脉冲时,惠理 香的裸体开始紧张。 小野寺发出激动的声音,压在惠理香的身上。 肉棒的前端陷入在里面,刹那 间、惠理香的身体冒出汗珠。 火热又湿润的肉洞,紧紧包围住肉棒。 确实结合后,小野寺疯狂的抽插。 每一次都有如突破泉源的感觉。 在肉洞紧 紧的包围下,他感觉出自己的肉棒越来越膨胀。 「啊………」惠理香终于发出喜悦的声音。 一旦这样以后,就无法停止了。 惠理香淫靡的扭动屁股,连连发出浪声。 小野寺的额头上留着汗,用尽全力侵犯惠理香的肉体。 龟头碰到子宫,有确 实碰到的感觉。 而惠理香的全身都布满了汗水,身体轻轻痉挛。 但是仍然没有忘记用唇舌舔 弄优子敏感的肉芽。 「啊……唔……姐姐、我快泄了………」优子忍不住连连发出尖叫声。 这时小野寺更趁着机会,用力插入。 惠理香如炮弹般成熟的巨乳,在半空中不断左右摇摆。 湿濡的秘裂完全露出 ,阴唇被肉棒撑成大菱形。 「我也……我也要泄了啊,啊啊啊、小野寺……在用力点……在用力插啊… ……」 「你看、姐妹要一起高潮了呢!」小野寺边抽插边得意的说着。 「啊唔、啊啊啊、姐姐………」 小野寺的手压在惠理香的肩膀上, 肉棒不断向上挺出。 而惠理香的唇舌依然 在优子的秘裂舔着。 「啊、啊、呀呀………」 畅快的电流升起, 夺走了优子的意识。 他一付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藉着小野寺肉棒快速抽送的快感,惠理香想要把它藉着口舌的爱抚传达给妹 妹。 「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嗯、优子……好舒服哦, 哈啊啊嗯………」 惠理香丰满的屁股开始痉挛 肉棒深入的压迫感直冲喉咙。 同时袭来的绝顶 刺激,令她全身颤抖。 过激的快感逼的她不得不翻起白眼。 当阴道中濒临爆发的快感逐渐上升后,后方的小野寺, 抽插的速度已到极限 。 「啊噢噢、不行了……啊啊啊………」 「呵噢噢、真是淫荡的姊妹呢, 你们还真变态。 噢噢、噢、我也要出来了, 这个阴户夹的好紧啊!」 伴随着腟腔紧紧收缩, 肉棒也阵阵脉动。 子宫又不时受到撞击,逼得惠理香 开始尖叫起来。 「啊啊、要泄了、要泄了唔唔唔唔唔………」 惠理香尝到有生以来最畅快的高潮, 快感冲到大脑使得她愈来愈昏沉……。